欢迎光临信息中国! 设为首页 |添加收藏 |会员登陆 会员注册
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地方爆料 >

从律师到资本流氓,鲜言的多面人生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信息中国   更新时间:2018-10-20 14:31

(原标题:从律师到资本流氓,鲜言的多面人生)

 

近日,中国证监会对ST慧球实控人鲜言采取罚款34.7亿元、终身禁入市场的处理措施,至此发生在ST慧球上的闹剧也告一段路。记者多方求证,还原鲜言在担任匹凸匹和ST慧球实控人之前的职业履历,他曾是一名饱受争议的律师,游刃于法律条文之间。这造就了他游戏资本市场的能力,也让终他收获越界的恶果。

“鲜律师”的律师人生

《红周刊》记者了解到,鲜言早年间曾在天依律师事务所就职。记者联系上了该律所的一位合伙人。他向记者介绍,“鲜言是一个很优秀的律师,在我们老同事中的口碑还不错,另外他的个性也很强。这次他在ST慧球上的表现完全和法律对着干,我也觉得很奇怪,至今都不相信他主观上会做出这种事情。”

据他介绍,鲜言出生于1975年的湖北,“2000年左右他从武汉一所大学的法律专业毕业,来到北京工作”。他介绍说,鲜言从2007年起即加入天依律所,成为合伙人,2011年后离职,“他在律师行业风生水起,曾参与多种类型的法律纠纷,其中也为上市公司小股东做过维权律师”。

这位知情人士透露,“我们律所做过的最有知名度的一个案件就是2009年组织律师团到法国追索圆明园12兽首。作为一个公益诉讼,资金就是由律所合伙人鲜言提供的。”他并未透露鲜言的出资数字,记者从2009年的一篇新闻报道《律师团能够追回圆明园兽首吗?用法律追索国宝》中发现,律师团的诉讼费用在40万左右。

这位合伙人口中口碑不错的前同事“鲜律师”,在一些问题的处理上却充满了暴 力。

上海市润华律师事务所的一位王姓律师早年曾与鲜言打过交道。2008年11月,王律师代理了一宗债务纠纷,鲜言作为另一方的代理律师,参与了对王律师的辩护人公司的打砸,甚至在上海田林派出所里上演全武行。“鲜言曾绑架、殴打了我的代理人和我。”王律师还回忆说,当时与鲜言一同参与了打砸的还有一个叫恽燕桦的女人。而匹凸匹的前任董事兼财务总监也叫恽燕桦。2016年3月,证监会对匹凸匹和鲜言、恽燕桦等前高管采取了警告+罚款的行政处罚措施。由此可见,鲜言在担任律师期间网罗的人脉在日后混迹资本市场时也派上了用场。

从操弄上市公司到穷途末路

2011年从律所离职后,2012年7月,鲜言入主多伦股份(2015年5月更名为匹凸匹)。匹凸匹是一家小市值的公司,股权高度分散,鲜言仅用不到10%的持股即成为第一大股东。2015年9月,上海五牛亥尊投资中心(有限合伙)举牌匹凸匹,累计持股达10%,随后鲜言出走。

鲜言还在兼职匹凸匹董秘期间,就因信披不及时和公司不配合监管要求,被上交所公开谴责,公司还被暂停了信披直通车业务资格;2015年,匹凸匹旗下的深圳柯塞威基金因将注册资本1.15亿元夸大为10亿元,而遭到监管部门问询。为避免上市公司被停牌核查,鲜言出资1.15亿元收购了多伦股份持有的柯塞威基金股权;此外,鲜言还因匹凸匹2012年的一宗虚假陈述案被股民告上法庭。

代理股民维权的是上海华荣律师事务所合伙人许峰律师。他认为匹凸匹未及时披露重大担保和重大诉讼事项的行为涉嫌虚假陈述,对于公众投资者造成了重大误导。“目前向匹凸匹提出索赔的有四十多个人,索赔资金超过1000万元。”许律师向《红周刊》记者透露,审理期间鲜言从未亲到法庭,一直都是代理律师出面。

从匹凸匹离开后,鲜言又瞄准了另一家股权分散的小市值公司——ST慧球。2016年7月,ST慧球重组失败后复牌,股价连续下跌击穿大股东顾国平用于增持的多个资管计划。由于财力不足难以及时补充保证金,多个资管计划提前清盘,顾国平从第一大股东滑落到第二大股东。不过这一次,与鲜言一同盯上ST慧球的还有一家叫瑞莱嘉誉的私募基金。

但在瑞莱嘉誉举牌ST慧球期间,高管层与瑞莱嘉誉就持股4.999978%是否达到举牌标准而发生争论,并引发上交所介入。上交所认为ST慧球信披存漏洞,停掉了使用信披直通车业务的资质,ST慧球也成为首个被监管层强行接管信披的上市公司;其后鲜言一方与瑞莱嘉誉的恶斗进一步白热化。到2017年1月初,发生了著名的“1001项提案”事件,ST慧球通过非信披渠道一天内发布1001项议案,包括了《关于公司坚决拥护共产党领导的议案》、《关于坚持钓鱼岛主权属于中华人民共和国的议案》、《关于第一大股东每年捐赠上市公司不少于10亿元现金的议案》、《关于成立妇女委员会的议案》、《关于申请变更交易所的议案》等,此举亦刷新了上市公司公告的下限。

鲜言的“作死”之举也一再激怒了监管层。2017年2月下旬,证监会决定对鲜言处罚34.7亿元,同时终生禁入市场。一位中信证券人士向记者表示,证监会应该是按照操纵股价的5倍罚款上限来顶格处罚的。记者查询《证券法》发现,罚款将上缴到国库。

至此,鲜言的资本流氓之路走到了尽头。

“走到这一步,我对他太遗憾了。”鲜言在律所的前同事感叹。
       转载:http://money.163.com/17/0302/16/CEHNI03I002580S6.html

分享到:
更多精彩热图
关于我们 法律声明 商务合作 联系我们 
投稿专用邮箱:| 技术支持:信息中国
Copyright 2013-2014 信息中国 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 禁止转载、复制或建立镜像
本网最佳浏览器为IE9屏幕分辨率为1280*768 豫ICP备0908753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