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信息中国! 设为首页 |添加收藏 |会员登陆 会员注册
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国内新闻 >

利箭纵横 佑法公正

作者:admin   来源:华夏新闻网   信息中国   更新时间:2016-10-09 08:20
-----访北大才子、辽宁省著名律师于元正
文·李宝贞
    【核心提示】关于法律,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同志一针见血地指出:“法律要发挥作用,需要全社会信仰法律”。法国十八世纪著名启蒙思想家、哲学家、教育家让-雅克·卢梭深刻剖析到:“一切法律中最重要的法律,既不是刻在大理石上,也不是刻在铜表上,而是铭刻在公民的内心里”。这就表明既要要求公民学法、知法、懂法,又要要求公民尊法、守法、护法;而更加严格要求领导层及司法实践者既要模范遵守法度、带头执行法律,又要不折不扣恪守宪法、令行禁止、毫无私心地奉行党的方针路线和保障人民的利益。这样,法律无尘、社会和谐;公平得以保全,正义得以伸张。“齐家、修身、治国、平天下”大道容德国之兴也,民心融融,繁荣昌盛!
    当然,我们的专家、学者还有人大、政协的领导还在为当下中国法律孜孜不倦探索并寻求更加积极稳妥之良方。然而,时下的司法实践由于错综复杂的原因难以一时净化,律师这一职业凸显,尤其是极具职业操守、德才兼备的才干,一时间宏图大展。本文的主人公就是这样的一位。

    【主人公简介】于元正,1950年1月出生,1989年北京大学法律系毕业。1990年考取律师资格,1993年起开始职业律师生涯。现为辽宁保兴律师事务所律师。20多年来办理刑事、民事、行政、经济纠纷案件累计达1300多件,给各类企事业单位以及政府机关担任法律顾问累计数十家。多年来办理了一些在辽宁颇具影响力的大案要案。经常在当地的广播、电视等各类媒体上点评案件,回答法律咨询等。在辽宁省境内是当之无愧的大律师。
俯力倾心茧抽丝   丹心一片渡众生
何言儒生寸草心   蜡炬盎然润奉天
    感受、感知于元正,体味、体会于元正,品知、品味于元正,融知、融会于元正,读懂、读通于元正,是一种缘分、一种巧合、一种朋友之间愉悦的和谐。律师于元正那丛丛总总的表现和言语,总是离不开他哪灵魂的一句:“我的职业,比我的生命还重要”!记者的心情十分复杂,霎那间既有的激奋和惭愧,一时间难于言表。是啊,曾几何时,不同时期的中华优秀儿女都是视革命事业比生命可贵,革命先驱李大钊、毛泽东、周恩来、朱德、邓小平……他们的集合体凝成不死的精神,缔造了中国的今天。社会主义建设时期雷锋、王进喜、袁隆平…他们永在的“精神”,编织、引导着中国人的前进步伐!强大的祖国不正是各行各业里的“领军”人物召感前行的吗?!于元正,一个千百万律师的代表,拥有这样一颗超过生命的责任感、使命感,实在难能可贵!在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的征程中,正是我们所需的。职业≧生命!
    金秋十月,北国风光,分外妖娆。时光已是2016年9月26日,省城沈阳此时目光已聚焦各市的“党代会”。而此时政治、经济的话题自中央到地方“满园春色关不住、为有源头活水来”,丛丛总总的方案、策略纷纷而来——为“政治”的“春天”、为“经济”的“活水”,每一位智者都在行进的路上。
    路上,大律师于元正在如火如荼地行走着;
    路上,大律师于元正正在为“振兴东北”助力着;
    路上,大律师于元正正在以独特方式提供发展经济“燃料”;
    路上,大律师于元正正在以责任和着汗水提供企业及个人法律保障平台;
    【案件回放】2011年10月11日,于元正的妻子早上醒来突然发现丈夫于元正一宿未归,顿时慌了神,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这种惶惶不安一直到当天的下午,沈阳市公安局的一帮警察突然闯进家里来搜查。同时递上来一张刑事拘留通知书让她签字。只见上面写着刑事拘留的原因是涉嫌包庇犯罪。你们抓错人了!于元正的妻子深知自己的丈夫是一个一贯恪守法律,不会干出任何出格的事情来的。但是,这些警察们哪里听她的述说,在家里乱搜了一气,最终什么也没有搜到,悻悻而去。于元正真的犯了包庇罪了吗?不是。案情是这样的:
    于元正是沈阳神羊游乐园有限公司(沈阳滑翔游乐园有限公司的前身)的常年法律顾问。和这家公司的老总孙长松有了多年的交往。2011年8月5日,孙长松突然被沈阳市公安局抓了起来,罪名是吸毒。关押了30天之后什么也没有查出来,就换了一个罪名:职务侵占,继续关押了30天。期限又到了也什么都没有查出来,就又换了一个罪名:伪造公章。关押了30天之后还是罪名不能成立,就再换了一个罪名:诈骗。整个是先抓人后找证据。期间,一年半的时间不让律师会见。法律规定的是,犯罪嫌疑人在被采取强制措施后第二天律师就可以会见。公安局这样违法办案,于元正当然要依法抗争。在与他们交涉无果的情况下,就写上访信向公安部、全国人大、向辽宁省公安厅、辽宁省人大等多个部门投诉,要求对公安局的违法行为进行依法监督。公安局于是就把于元正抓起来,扣上一个包庇的罪名。让他告状不成。但是,律师怎么能犯包庇罪呢?公安局把于元正关押了30天之后不得不把他放了,改为取保候审。2012年12月又不得不给他解除了取保候审。之后,于元正继续为孙长松辩护。
    孙长松的案情:因沈阳滑翔游乐园有限公司欠建设银行沈阳铁西支行1200万元贷款,2003年沈阳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了民事判决,判决沈阳滑翔游乐园有限公司偿还该款项的本金和利息。由于公司资金链断裂,神羊公司一直没有能力偿还。这笔债务被公安局发现了,就把这笔没有偿还得了的债务作为孙长松诈骗的事实,追究刑事责任。公安局认为,孙长松伪造财务报表,提供虚假担保,诈骗银行贷款。2013年10月,沈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决孙长松构成合同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10年,并处罚金100万元。孙长松不服,提出上诉,2014年12月,辽宁省高级人民法院判决撤销一审判决,发回重审。2015年9月,沈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再次判决孙长松犯诈骗罪,仍然判决孙长松有期徒刑10年。孙长松仍然不服,再次上诉至辽宁省高级人民法院。于元正的反复仔细地查阅75本案卷,对其中办案机关搜集的证据进行了反复的比对,研究,与孙长松本人仔细交谈,询问,会见了孙长松有200次以上。经常是为了一个证据,为了搞清楚一个事实情节,上午会见了之后下午接着去会见。在掌握了充足的证据的基础上,于元正提出了辩护意见,指控孙长松犯诈骗罪的全部证据都不能成立。所谓孙长松制作的假财务报表不是孙长松制作的,而是办案人员制作的,指控孙长松提供虚假的担保所依据的评估报告也是办案单位有意向评估机构提供不完整的财务资料造成了评估报告本身虚假。因此,指控孙长松犯罪的证据均不能成立。在当年的情况下,这笔贷款是银行方面认为孙长松所搞的项目有前途,想拉住这个客户而主动把贷款送上门的,孙长松主观上没有诈骗银行贷款的故意,实际上银行也没有受骗。所以,孙长松无罪。辽宁省高级人民法院采纳了于元正的辩护意见,在判决书中写到:滑翔游乐园有限公司与建行铁西支行签订的合同是双方真实的意思表示,现有证据无法证实孙长松构成合同诈骗罪。2016年7月1日,已经被羁押了5年的孙长松走出了看守所,被无罪释放。
    【律界之最】记者经过多方走访并深入律师协会调研,于元正律师的同行们纷纷赞许的说到;改革开放以来就一个案件会见当事人超过200次以上、并因代理此案而被抓月余、释放后继续代理此案且案件胜诉,属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堪称律师界之最。
    听着他讲述的这一案件及工作,记者渐渐地领悟于元正之所以取得今天的成就,缘由他对信念的坚持。记者非常感慨,忽然渐觉“点灯点灯心灯不点空点灯,扫地扫地心地不扫空扫地”是那么地极具哲理!坚持信念,可改变心中已久的向往。改变,显而易见就是一种过程,需要那么一种持之以恒的精神。于元正真的就这么坚持着、改变着,向前;这“精神”、这“向前”便是我们中华的灵魂;便是我们民族之所以能够顶天立地的柱杖和支撑。
    关注社会中老百姓个体案件,是于元正律师的另一个焦点。
    2012年,于元正接待了一个当事人,个头不高,黑瘦,还有一条假腿。他来自偏僻的山区。他对于元正说 ,他的三个孩子和一个孩子的对象都被判刑了,最高的判了12年,剩下的10年、9年、7年不等。问他什么罪名?他说了下面的案情:
    他的大儿子有一个17岁的未成年的女儿,和本地的一个19岁的男孩搞对象。结果男孩把女孩带到省城来住旅馆,过夜。他大儿子找不到女儿,着急,四处打听,结果打听到了在沈阳的一家旅店里。于是连夜开车奔赴沈阳这家旅店。见到了女孩的家长,男孩很害怕。女孩的姑姑问他:你是愿意我们报警,把你送派出所,还是和我们回去,把你交给你的父母?男孩赶紧说,阿姨别报警,我愿意和你们回去。但是在回去的过程中,男孩突然跳车,结果因颅脑损伤而死亡。公安机关把这个案子定性为非法拘禁,检察机关也是按照这个罪名起诉的,一审法院也是按这个罪名判决的。这几个被告人的行为构成非法拘禁吗?于元正带着四个律师一起研究这个案子,寻找最佳的辩护的“辩点”。这个点在哪呢?经过一番研究,决定从寻找一审判决当中所引用的证据的疑点和矛盾入手,找出问题,使一审判决不能成立。四个律师仔细阅读卷中的被告人供述、证人证言、鉴定报告等等材料。找到了多处所要找的东西。在法庭辩论的时候,于元正和另外三个律师都一致指出,被告人带被害人回家去见他的父母,这是人之常情。自己的未成年的女儿被已经成年了的男孩带到几百里之外的省城来过夜,作为女孩的家长,训斥几句那个男孩,带他回家无可厚非。要不是这个男孩意外死了,那么理亏的肯定是被害人一方。不能因为被害人死了,这个是非就颠倒了。被害人在乘坐被告人的汽车的时候有下车自由活动的时间,且在人流很大的公路边上长时间停留,完全有逃离的机会。被害人没有受到打骂,威胁。公诉人的视频证据存在严重疑点不能合理解释,总之没有做到法律规定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的证明标准,所以指控的被告人犯罪事实不能成立。一审法院没有采纳律师的辩护意见,于元正和另外三个律师代理被告人提出了上诉。二审法院经过慎重审理,改变了被告人的罪名,改为了过失致人死亡罪。罪名一变,刑期也随之改变了,最高的判了三年六个月,最低的判了三年。因为在判决之前,被告人已经被羁押了将近三年了,所以判决作出来之后,这些被告人很快就释放了。被告人在得到释放的那一天,他们对于元正等四位律师的感激的话语说了不知道有多少。
    于元正律师凭借他的一颗寸草之心,积极普渡众生,于于无声处之中温暖省城,福泽辽沈大地……
    他感言建设祖国法制的责任、筹划自己66岁的未来,为辽宁企业经济发展宏图添砖加瓦。他在将近30 年的律师生涯时间里,就为辽宁的上百家企业补就挽回经济损失近10几亿元人民币,使这个轰动辽宁的大案要案的当事人无罪释放。他亲力亲为护守法律;他用无尚的责任无私地福泽辽沈大地;他时而利箭纵横、佑法公正,时而惠风和畅地沟通案件。“一片冰心在玉壶”!他那颗燃着拳拳赤诚、烧着焰焰胸火的“冰心”你可能否感知这些责任者是如何担当的?然而,卑恭谦逊的于元正并没有把这些成绩和奋斗精神及矢志不渝的精卫当做资本,而是他这位探骊得珠的护法者在交响乐中听到了那雄伟、恢弘、激越、昂扬的主旋律---为中华、为民族、为社会、为百姓。
    那一份从骨子里拥有的情愫,那一份植入中枢神经的筋啊,那一份从内心里拥有的激荡,那一份“永不消失的电波”……匆匆总总诸如“人离不开空气和水一样”的精神和要旨,于元正很好地把握住了其中的大旨和要凡,与时代、与社会、与环境有机地结合起来。从没“隐瞒过蓝天”——一个真正采玉人的风采,这就是记者笔下的他!
    一个人、一个家庭、一个单位拥有了“信用”、“信念”,就可以坦言地说拥有了矗立于天地之间的跌宕高峰直至海阔天空!即使待烟尘散尽之时,你仍旧是个强者!故人生不在低谷,社会也将由弱变强,各项也将达到理想中的春色满园,更是一种满载开放与包容的精神,一种关乎法律的信仰,像一朵绽放在风中的鲜花,比百里废墟更有摇动大地的力量”。他用信念托起明天。他把“信用”、“信念”应用于本职工作的实践。他说“贯穿这一理念始终的则是一把金钥匙——即工作的最高境界是让人具有崇高的无尚理念,完美的人格;工作应该充满诗意,带到一个宽容刚健的人文地带;工作应该充满机智,把心中的智慧和信念点燃,赋予他们异乎寻常的亮丽底蕴;工作应该充满激情,要以永远年轻的心跳呼唤对未来的憧憬”。他这样说的,实际工作更是表里如一。可又有谁知道,他又是一番怎样的境地?咱不说他如何辛苦,也不说他如何劳累,更不说日常办公室里的工作。记者在这里只讲一点便可见一斑,他有一个三十几岁的残疾姑娘,这个孩子生活完全不能自理,吃喝拉撒睡都离不开人。是他的爱人林素梅的精心照顾,于元正才可能一门心思在外面闯荡。她本身本来也是很优秀的一个人,但是为了照顾孩子,她放弃了自己的发展,把自己封闭在家里30多年,这不是一般人能够做到的。凡是到过于元正家里的都说,孩子身上一点味儿也没有,这伺候得真是不容易啊!我们不难看出:大爱,在他的经营字典里,不是袅袅炊烟,不是小河流水,不是公园里、绿荫下的那种惬意;不是夫妻小酌,不是儿女膝下承欢,不是歌厅里、旋转灯下的那种快感。而是化作一种信念、一股力量、一种精神,融入法理之间,升腾起于元正深邃的概念里!融入他对事业的无限热爱中!融入他对祖国的无限忠诚里!
追赶时代潮流儿,立志法制、职责于企业和公民
报效祖国好男儿,责任使命、服务于社会和国家
    【案件回放】2014年11月,于元正接手一桩更加棘手的案件。
    一个叫刘殿江的被告人的家属找到了律师事务所,点名找于元正律师。经过接谈,于元正了解到,刘殿江被指控杀了两个老人,把尸体分解成7包扔到辽河里。警方认定是刘殿江作案,人已经被逮捕,案子已经到了检察院审查起诉的阶段。于元正接受了委托,迅速去看守所会见了刘殿江,然后到检察院阅卷,并复制卷宗。这个案子,于元正会见了刘殿江多次,就案卷中的疑点进行询问。经过一番对案卷材料的详细研究,对关键证据的搜集调查,于元正提出了无罪的辩护意见。在法庭上,于元正提出了四十多处疑点。比如,公诉人指控刘殿江是用绳子勒死的被害人,但是尸体检验报告证明被害人颈部的勒痕与绳子的粗细不相吻合。公诉人出示的分割尸体的尖刀没有被告人的指纹和被害人的血迹,更没有血型的检验报告。公诉人指控被告人用汽车运送的尸体进行抛尸,却没有找到运送尸包的汽车。公诉人出示的捆绑尸包的绳子与现场勘验的结果不一致。公诉人只出示了一种三股的尼龙绳,而现场勘查的结果是捆绑尸包的绳子有单股的,有三股的,还有更多股的。卷宗笔录记载,被告人把两个人头都装在了一个尸包里,但是现场勘验的笔录却记载是5号尸包一个人头,7号尸包一个人头。从捆绑尸包的绳子的打结情况,于元正提出,打结的方式有活结,有死结,说明此案不是一个人作案。公诉人出示了一件血衣,还有一份证人证言,证明这件衣服上面有红色的痕迹,但是被她洗掉了。于元正敏锐的指出,这个证人证言正好说明这件衣服不是血衣。如果是血衣,上面的痕迹应当是黑色的不可能是红色的。从衣服的领口的标签又发现这件衣服的型号对被告人来说太大,他穿不了。说明这件衣服不是被告人的衣服。于元正还请法庭传四个证人出庭作证。四个证人证明,案发之时刘殿江正在工地上指挥他们这些员工干活。刘殿江没有作案时间。另外还查到了书证,证明这四个人的证言是真实的。因为于元正的有力辩护,法庭认为指控被告人犯杀人罪的证据不足,事实不清。但是,法庭没有依照法律规定直接判决被告人无罪,而是作了留有余地的判决,判处被告人无期徒刑。被告人不服,提出了上诉。辽宁省高级人民法院裁定发回重审。案子发回之后,沈阳市中级人民法院还是判决被告人无期徒刑。而且在判决中明确写上了“鉴于本案的证据情况,应当留有余地”。被告人再次上诉,结果辽宁省高级人民法院以证据确实充分、事实清楚,维持原判。于元正指出,这个判决是有问题的。最高法院已经有了明确的司法解释,不准作留有余地的降格判决,辽宁省和沈阳市的法院都违反了这个法律规定。更不能自圆其说的是,辽宁省高级人民法院是以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发回重审的。沈阳市中院在没有补充新的证据的情况下又原样给端了回来,辽宁省高院就认为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了。有的人说,这个案子能给被告人辩护到这个程度已经很不错了。死刑的案子,辩护成了无期徒刑,这已经很值得称道了。但是一贯较真的于元正表示说,要继续申请再审,一定要讨回公道。


    到此记者忽然想起了授业恩师李占芳先生赐予的墨宝:“担当,是一种责任。”这正是于元正的写照啊!羽翼已就,厚积薄发的他没有停止前进的脚步,每一步、每一阶段、每一年他都不断累积和完善自己的“理论”和根据不同企业案件的不同“手法”,做到“有的放矢”,目的和服务融为一体。
    胸怀全局,拯救困境;默默无闻地奉献,理想和着累积的深邃和气节,他曾经沧海,淡泊名利。悠悠寸草心,报得三春晖。于元正的“理论”、“手法”,在这个行业被发挥得极致、几乎尽善尽美。他那伸张有驰的无形手,他那“入目三分”的明眸,他那精确有度的方法,他那细致入微的心绪,他那博爱宽广的拿捏,无时不刻都在受益者的心间体会者……
    很多人可能会有这样的疑惑:为什么绝大部分的业内人士一辈子也没有突出的表现,为什么于元正能够有那么多的收获呢?其实道理非常简单,用爱迪生的名言就能够一言以蔽之——“天才=99%的汗水+1%的灵感”!这上半句话是大家都知道的,但爱迪生紧接着说的下半句话就鲜为人知了——“但如果没有这1%的灵感,世界上所有的汗水加起来,只不过是一桶水而已”!于元正深知汗水的重要性。于元正提出,同行业之间,不仅不应该是“敌人”,而且,完全可以成为“铁哥们儿”,本着各有所长、各有所短,只有学会取长补短,使二者相辅相成,真正做到优势互补,才能够取得最佳功效”的观点。正是由于这种“海纳百川”的包容性,才使于元正攻克了一个又一个旁人不可逾越的高山——这就是于元正1%的灵感。
    事实证明,若要发展东北经济,法制环境不可或缺。历史总是螺旋形发展、波浪式推进的。他没做任何掩饰又很认真地说:“我国是个人情社会,人们的社会联系广泛。上下级、亲戚朋友、老战友、老同事、老同学关系比较融洽,逢事喜欢讲个熟门熟道。但如果人情介入了法律和权力领域,就会带来问题,甚至会带来严重问题。现在,一个案件在审理过程中,当事人到处找门路、托关系、请客送礼,不托人情、不找关系的是少数。过去讲‘有理走遍天下’,现在有理的也到处找人。这从另一个角度说明,老百姓要办点事多么不易,不打点打点,不融通融通,不意思意思,就办不成事!这种现象一定要扭转过来!”这不仅仅是个建议,它分明就是“先天下之忧而忧”的社会责任!
    炭也好,木也罢,其最可贵之处在于它的完全燃烧与释放;蜡烛之所以被人称颂,赞的是其精神,“燃烧了自己,照亮了别人”。记者笔下的主人公于元正品质恰恰同属。不缀追求的他,在这里认真地施展着抱负。他在人们对法制的殷殷希冀之中,扣开正义的大门,恋上征途的尘,越重压越执着、给事业不断加温、写无悔青春 ,追逐希望的明天!
    “须知骏业方兴,会当击水三千里;最喜无心无恙,自信人生二百年。” 
    假如人生是一支歌,那是用酸甜苦辣的多种音符谱写而成的;假如生活是一幅画,那是用心血与汗水的色泽精心描绘出来的。于元正是一名普普通通的律师,翻开他66年的人生档案,每一页无不叠印着他奋力拼搏的忙碌身影,每一页无不镌刻着他艰难跋涉的忘我足迹。
分享到:
相关新闻
更多精彩热图
关于我们 法律声明 商务合作 联系我们 
投稿专用邮箱:| 技术支持:信息中国
Copyright 2013-2014 信息中国 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 禁止转载、复制或建立镜像
本网最佳浏览器为IE9屏幕分辨率为1280*768 豫ICP备09087534号